“女性主义的尽头,应该是人人平等自由”

01。
“女人们待在家里,照顾孩子,打扫卫生。这其实是把奴隶制合法化了。”
这句震撼心灵的话出自4月份刚出版的新书《妙不可言》,英文版原名是《Lessons in Chemistry》,在国际版豆瓣上超过33万读者票选打分,引发无数读者共鸣。
很显然,这是一部女性主义著作。
伊丽莎白·佐特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读研,距离毕业还有十天却被导师迈耶斯强奸,她用一根2B铅笔自卫后。
结果判定这场事故完全是因为她引起的,接着取消了她申请加入博士项目的资格。“女性主义的尽头,应该是人人平等自由”

伊丽莎白没有拿到硕士毕业证书,转而来到黑斯廷斯研究所工作,遇到了灵魂伴侣卡尔文,后者是多次获得诺奖提名的天才科学家,两人迅速擦出爱的火花。
卡尔文向伊丽莎白求婚却遭到拒绝。因为伊丽莎白不想冠以夫姓,她不想自己的科学成就因为结婚换了名字而埋没。
她想让伊丽莎白·佐特这个名字在化学界闻名遐迩。
卡尔文尊重伊丽莎白的决定,两人养了条叫“六点半”的狗。卡尔文却在遛狗晨跑时却突发车祸身亡。
伊丽莎白悲痛欲绝之际发现自己怀孕了,黑斯廷斯将她辞退。她将厨房改造成实验室,独自研究无生源理论,教“六点半”认字,练习划船运动。
生下女儿后,伊丽莎白被邀请回黑斯廷斯工作,结果却是一场骗局,领导和同事窃取了她的科研成果发表。
机缘巧合,伊丽莎白成为电视台人气节目《六点钟早餐》的主持人。
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,制片人菲尔解雇并企图通过强奸征服伊丽莎白,就因为伊丽莎白不穿他选的衣服,不对着摄影机微笑——挑战着他的权威。
结果,菲尔突发心脏病,伊丽莎白帮忙叫了救护车。
随着《六点钟早餐》节目的爆火,伊丽莎白的生活也被暴露在大众媒体下,流言蜚语接踵而来。
小说结局是happy ending,卡尔文的母亲出场,收购了黑斯延斯研究所,将盗窃伊丽莎白科研成果的领导踢出局。
伊丽莎白退出节目,重归科研,继续无生源研究。

我最佩服伊丽莎白·佐特的地方,不是她在化学领域的成就,不是她不理会世俗的眼光,不是她经历命运的不堪又一次次站起来,也不是她不断与男权社会作斗争。
我最佩服伊丽莎白的是她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准确表达内心需求,语调温和,有理有据,观点尖锐而不刻薄。
和《生活大爆炸》中,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艾米很像,对谢耳朵的爱与忍耐包容中,艾米有着自己的坚定立场,不会轻易妥协,反而让谢耳朵让步和进步,她还有自己热爱的科学事业。
只是,伊丽莎白更具攻击性。
02。
美国文学和美国电影中正派人物和反派人物对比鲜明。《妙不可言》这本书中的反叛人物几乎都是男性。
伊丽莎白的硕士导师迈耶斯,在学术上毫无建设,多次剽窃学生的科研成果,侮辱女性,强暴学生。

电视台制片人菲尔威胁和背后操控员工,还企图通过暴力强奸伊丽莎白。
多纳蒂因嫉妒而企图打压卡尔文,但又要依靠卡尔文的名声,转而对伊丽莎白下手,将投资无生源研究的资金用到其他科研上,后来还盗窃伊丽莎白的研究成果。
正面人物福莱斯克有着与伊丽莎白相似的经历,被导师性侵而不得毕业,但她后来站到男性的阵线,帮着男性打压伊丽莎白,当她得知伊丽莎白的经历后,选择站到女性阵营上来。
邻居哈丽特是传统女性,养育四位子女,忍受着丈夫的低俗不堪。是她告诉伊丽莎白,在产后这段时间,要以自己为主。
艾弗里·帕克是卡尔文的母亲,即便她有钱有势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。未婚生子后儿子直接被送走,继承遗产后,就不断寻找儿子,却被福利院主教欺骗说儿子死了,成立纪念基金向福利院捐钱。
直到卡尔文成名,登上《今日化学》杂志,才得知真相,停止了资助。她给卡尔文写过信,打算慢慢来,让儿子接受她,却从此错过了。
高质量男性卡尔文是5年内3次获得诺奖提名的天才科学家,却有着世上最不幸的遭遇。
5岁父母车祸过世,6岁姑姑意外身亡,在福利院受尽欺负,还得知自己是被领养的,教主还欺骗他——说他的亲身父亲来福利院看过他,却不愿意带他走。卡尔文至死憎恨着父亲,也至死不知道真相。
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构成了这本书的妙不可言。
03.
高智商科学家+女性主义,是这本书吸引我阅读的原因,就是对书名很疑惑。
英文书名中性客观,而中文书名则有讨巧和媚俗的成分。
讨巧之处在于《妙不可言》既代表了化学反应中的妙不可言,又形容了书中男女主角情感的妙不可言,甚至能表达伊丽莎白·佐特人生的妙不可言。
而后两者正是书名的媚俗之处,这本书的核心观点是女性挑战男权社会、争取女性平等的,却只用一个妙不可言笼统概括了。
倒不如顺从书中的意思,书名起作为《伊丽莎白·佐特》或者《伊丽莎白·佐特的XX人生》,我觉得会更妙。

书中,伊丽莎白·佐特对自己姓氏的捍卫让人们产生更多思考。
“这辈子,她一直都有这样的感受。她所有的身份定位都不是因为自己的成就,而是依附着别人的名声。
过去,她要么是纵火犯的后代,要么是杀人犯妻子的女儿,再就是自杀同性恋男孩的妹妹,或者是好色之徒的研究生。现在,她又成了知名化学家的女朋友,从来都没有过伊丽莎白·佐特。”
是啊,世人只知道居里夫人,或者玛丽·居里,却不知道居里夫人原来的姓氏是斯克沃多夫斯卡。而女性的姓氏也只是沿袭了父亲。
现在,有越来越多女性投身到科研、医药、商业、音乐、数学等领域。
但是,我们如何脱离社会关系,成为真正意义上独立的个体呢?
似乎连绝大多数人类都无法做到真正的独立。
只有那些极小部分个体,那些顶级富豪,顶级科学家,顶级音乐家,才能让人忽略其身份。
女性主义的尽头, 应该是人人平等自由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